刘丽生:全球资本市场呼唤与中国企业海外上市准备|中国国际金融论坛新浪财经

发布日期:2019-05-12

    第十五届中国国际金融论坛于2018年12月15日至16日在上海举行。其主题是:构建现代金融体系,为实体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服务。著名经济学家、智囊团专家、国内外上市、投融资知名专家刘立生出席会议并发表了讲话。他指出,中国企业在赴美上市时应注意以下几点:第一,应注意根据企业市场价值确定股票价格的新方法;赚钱的企业不一定值钱,赚钱的企业不一定值钱,赚钱的企业也得赚钱。钱不一定马上赚钱,关键是要分析净资产、科技投入(资本和人力)、收入、净利润、创业团队、现金流量等。市场资本化。第二,切实提高企业净资产收益率。企业境外上市,必须解决不可回避的问题,真正做到金、银、股利。否则,投资者就不会对你的股票感兴趣。三是尽早获得独角兽基因,真正进行转化和升级。(1)从重资本向轻资本转变,使企业的发展更加灵活;(2)从规模经营向质量管理转变,以质量求效益;(3)从依靠政府补贴向自主生存和发展转变,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;(4)从“三农”向“三农”转变。“ree低”(低劳动价值、低资源价格、低附加值)向高新技术、高资源节约型、高技术型转变。刘丽生:大家早上好!我很高兴应组织者的邀请,出席第十五届中国金融论坛,并会见来自世界各地的主要交易所和投资银行的朋友。借此机会,在境外上市和高层资本设计的框架下,我想和你们讨论一个问题:当前的全球资本市场和中国企业海外上市的准备。许多企业家关注当前全球资本市场形势和中国企业海外上市的态度。我想我们可以不问自己就回答这个问题。众所周知,全球资本市场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基本一体化了。它不仅是一个国家和区域经济的晴雨表,而且是全球经济和金融形势的“风向标”。自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以来,特别是近几年,虽然全球经济和金融形势复杂而严峻,但总体复苏同步,全球主要资本市场也作出了积极响应。首先,债券市场变得炙手可热,2017年全球债券市场总额达到182万亿美元,比2008年高出50%。然后,二级市场反弹,由于财富效应,信心上升,股票指数达到历史最高点。虽然在此期间存在波动,但多数是积极的回调,并非因为经济形势不好。最后,恢复一级市场,提高直接融资能力。2017年,全球有近1700家公司上市,是2007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,比2016年同期增长44%。2018年经济将继续保持增长势头。美国资本市场仍然是世界领先的资本市场。纽约证交所、纳斯达克证交所、美国证交所(AMEX)以及区域性交易都有成熟和健全的发行和交易机制,吸引全球资本集中于此。2017年,美国有160家IPO上市,比2016年的105家增长52%,融资总额490亿美元,是2016年的240亿美元的两倍。Spotify是全球最大的流媒体音乐服务提供商和瑞典公司,由于不需要IPO就能直接上市,因此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。独特的美国APAC上市方式,集融资、反向并购、上市、债转股等多种方式于一体,简单易行,相对无风险,深受中国及亚洲企业的欢迎。如果你感兴趣,可以在会议后深入交换这些问题。香港股票市场是属于中国的海外资本市场,是发达国家市场的重要成员。直接和间接上市一直是中国企业海外上市的主要选择。国内企业占据了香港市场的半壁江山。近几年来,香港市场经历了25年来最大的改革,允许有资格的生物技术和生命科学公司上市,免除利润;允许新经济企业上市,有特殊的股权安排;欢迎美国上市公司返回香港。上市。这为国内企业在香港上市提供了新的机遇。欧洲资本市场一直以其稳健性和进取性而闻名。虽然它们落后于美国,但它们显示出强劲的趋势,反映了良好的经济基本面和积极的市场情绪。英国脱离欧洲和大选已经解决,各种“黑天鹅”已经远离欧洲。欧洲正处于经济繁荣和金融环境放松的“甜点”。正如我们所看到的,中欧国际交易所(上海证券交易所、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和德意志证券交易所)最近迎来了中国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青岛海尔和A股市场的第二次上市。今后,预计将有更多的中国企业和海外公司上市。伦敦证交所和上海证交所推出的“呼伦通”也在进行中。中国上市公司可以在联交所发行全球存托凭证(GDR),联交所主板上市公司可以在中国发行中国存托凭证(CDR),最初只能在没有融资的情况下上市。由于种种原因,全球新兴资本市场的表现有所不同,但它们保持了强劲的增长势头。中国、印度、南非、印尼和智利正在进一步扩大开放,增强资本市场与经济增长的相关性。它们仍然是解决国内和地区企业融资问题的主战场,也是吸收国外优秀企业上市的新渠道。它们的股价处于历史低位,具有明显的投资价值。还有很多证券交易所,如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、韩国证券交易所、加拿大证券交易所等,它们都比较活跃。值得一提的是,澳大利亚的两家证券交易所(ASX和NSX)做了大量的推广工作。它们上市门槛低、周期短、成本低。这对于大企业和早期成长型企业替代私募股权融资是可行的选择,不能在这里一一推出。总的来说,全球证券交易所吸引了全球优秀企业的积极性,中国企业IPO的潜在利益没有改变,提供上市服务和融资渠道的基本责任也没有改变。中国企业可以根据自身情况自主选择合适的交易所,实现海外上市的成功。那么中国企业应该如何准备呢?涉及很多方面。这里有一些建议。1。强调了根据企业市场价值确定股票价格的新方法。长期以来,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经常采用按市盈率进行估值的方法,即税后每股净利润乘以一定的市盈率,这也是通过可比公司法获得的,导致许多企业将利润拼凑在一起,包装利润,甚至进行财务欺诈。上市。现在我们都意识到赚钱的企业不一定有钱,有钱的企业不一定马上赚钱。关键在于对企业的净资产、科技投入(资本和人力资源)、收入、净利润、创业团队、现金流量等进行综合分析,得出企业的市场价值。企业的市场价值是总股本乘以每股价格,通过市场投资者充分竞争讨价还价而获得的。特别是对于高科技企业,研发成本非常高。一旦技术转化为产品,就会导致市场垄断、高利润和高增长。很难简单地根据净利润来估价。还有一些企业,如物联网,在初期投资巨大,赚取数百亿元,但没有净利润,因为净利润用于赛马圈地和市场扩张。如果我们想要净利润,只要我们立即停止投资,就会有净利润,但是企业的发展将受到影响。李嘉诚先生说,当一个企业不赚钱时,它应该努力赚钱,这就是他的意思。在我看来,企业的价值首先在于行业是否正确,其次在于研发投入了多少资金,第三在于未来利润率的大小。这个标准与市场的演变和投资者的成熟度密切相关。根据这种新的估价方法或定价标准,企业需要全面提高自身的内在价值,更好地管理市场溢价部分。2。提高企业净资产收益率。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不是一个空话,它应该反映在企业能够给投资者带来高额回报上。海外投资者非常重视现金股利。许多上市公司每年和每季度支付股息,一些大型上市银行甚至每周支付股息。不像中国上市公司,过去很多年都是无所畏惧的公鸡,它们已经用配额取代了现金股利。近年来,严格的监管有所改善。那么,股息是多少?这涉及到净资产回报率(股东权益回报率)的硬指标,即净利润与平均股东权益的比率。投资者通常根据股票回报率来区分业绩股、成长股和垃圾股。据统计,1963-2001年的38年间,美国上市公司平均投资回报率为11.6%,而中国1998年-2012年平均投资回报率仅为3%。这表明,投资者通过二级市场上的股票投机赚取差额,并且几乎没有投资价值。买股票比存高利率银行更糟糕,甚至比投资高回报的金融产品更糟糕。企业境外上市,必须解决不可回避的问题,真正做到金、银、股利。否则,投资者就不会对你的股票感兴趣。三。早期拥有独角兽基因并进行真正的转化和升级。目前,人们热衷于谈论独角兽,它们是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。在不同场合,笔者将独角兽的基因归纳为四个部分:(1)良好的创业团队和激励约束成长机制,重视股东结构和股权结构优化;(2)互联网和新技术优势,而不仅仅是生产制造企业;(3)复合利益机制。以买方和卖方为纽带的原则和平台,不局限于传统的简单贸易关系;(4)在产业链中形成相互依存的生态环境,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战略联盟。对于许多传统企业,国家一直强调转型升级。然而,许多企业仅仅把转型升级定义为产业结构的升级,我认为这还不够全面。笔者提出但并不局限于四个方面:(1)从重资本型到轻资本型,使企业发展更加灵活;(2)从规模管理到质量管理,再到质量效率;(3)从依靠政府补贴来支持自主生存和发展,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;(4)从”“三低”(劳动价值低、资源价格低、依附性低)。增值)向高科技、高资源节约、高增值转化。关于这些基本问题,我愿结合实际,与你们进一步深入讨论。由于时间限制,我只能这么说。最后,全球资本市场和股票交易所都在呼唤我们,公司海外上市的途径就在我们脚下。让我们抓住机遇,通过更加扎实、细致的真实努力,开创中国企业海外上市和国际资本运营的新局面!谢谢。新浪宣布,所有的会议记录都是现场速记的,未经发言者审核,本文就贴在新浪上。com用于传输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同意其观点或确认其描述。责任编辑:谢长山

1 0 1)